深夜重磅!这里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国家卫健委最新回应来了!

2月18日晚间,如何应对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2月18日消息,该委根据工作职能,已就全国人大代表《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作出答复。国家卫健委答复“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可以探索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839号建议的答复》。答复中称:“‘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对我委工作很有参考价值。我委认为,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组织专家进行研究,深入研判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对当地经济增长、社会和谐稳定、资源环境战略、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影响;做好政策调整后人口变动测算;研究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需要配套出台的文件;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东北地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以下是全文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的答复。全文如下:代表您好:您提出的《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收悉,根据我委工作职能,现答复如下:一、工作现状和进展情况我委委托吉林大学、辽宁大学等机构开展东北地区人口负增长相关问题研究,多次赴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地开展专题调研,指导当地卫生健康部门做好人口形势分析,会同发展改革部门制定中长期人口发展规划,明确目标和任务。2019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我委积极履行牵头职责,协调相关部门共同推进托育服务工作,托育服务开局良好,成效初步显现。二、关于所提建议的答复(一)关于全面放开东北地区生育政策限制。东北地区人口总量减少,折射出的是区域经济体制、产业结构、社会政策等综合性、系统性问题。比如,随着资源枯竭和国家产业升级转型,大批年轻劳动力无法在本地找到满意的工作,只能流向经济更好、工资更高的地区。东北边境地区的生育政策相对宽松(如黑龙江省规定夫妻双方均为边境地区居民的可生育三个孩子),但生育意愿不高。究其原因,经济社会因素已成为影响生育的重要因素,特别是经济负担、婴幼儿照护和女性职业发展等方面,群众反映尤为突出,生育政策对生育行为的影响大为减弱。提高生育水平,关键是要顺应群众期待、聚焦群众期盼,在公共服务方面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切实解决家庭生育养育子女的后顾之忧,提高群众的生育积极性。您在建议中提出“建议国家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对我委工作很有参考价值。我委认为,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组织专家进行研究,深入研判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对当地经济增长、社会和谐稳定、资源环境战略、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影响;做好政策调整后人口变动测算;研究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需要配套出台的文件;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东北地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二)关于加大对托育服务机构投入和幼师队伍培养。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我委组织开展“关于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城企合作,增加普惠托育服务供给。我委协调财政部等6部门对依托社区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免征增值税、契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不动产登记费等。协调教育部等7部门加快建立健全育幼等紧缺领域人才培养培训体系,明确每个省份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开设托育服务相关专业。协调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将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纳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协调银保监会推动银行业保险业创新开发产品。三、下一步工作目标和计划我委将继续加强区域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指导各地结合实际,积极构建支持家庭生育的制度体系,进一步激发生育潜能,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感谢您对卫生健康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出生人口下滑或超一成2月8日,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报告透露: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其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数据发布后,有人对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数据,认为出生人口出现了“断崖式下滑”。不过,这种说法显然没注意到口径问题。毕竟,公安部公布的数据,不是全部当年出生人口,因为部分人还没有上户口,具体数量未知。根据公安部发布的《二〇一九年全国姓名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179万,同口径下,2020年比2019年减少了175.5万人,下降幅度约为14.9%。目前不少地方已发布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降幅多在1~2成之间。比如,2020年银川出生人口下滑了11.89%,粤东潮州2020年活产儿数量同比下降了14.57%,粤西阳江2020年出生人口降幅为14.46%。浙江温州同比减少19.01%,县级市慈溪下滑约12.27%。当然也有城市下降幅度大一些。如浙江的山区市丽水,全年出生22799人,比上年减少7041人,下降了23.6%。在此前《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下称《建议》)辅导读本中,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撰写了《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一文。文章指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报告:出生人口持续下滑近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等发布研究报告对人口问题进行分析。#p#分页标题#e#研报称,中国少子化老龄化加快,人口峰值临近。1)出生人口持续下滑,继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下降200万后,2019年出生人口再下降58万至1465万。2019年出生人口减幅明显收窄主要在于主力育龄妇女数量减幅边际明显收窄和生育率基本稳定,一孩和二孩出生数减幅均较2018年明显收窄。2016-2019年一孩出生人口从981万降至593万,没有一孩哪来二孩三孩,预示后续生育形势严峻。从长期趋势看,由于生育堆积效应逐渐消失、育龄妇女规模持续下滑,当前出生人口仍处于快速下滑期。住房教育医疗等直接成本、养老负担、机会成本高抑制生育行为,“生得起、养不起”。2)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快,2022年将进入老龄化社会。2019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2.6%,未富先老问题突出;美日韩老年人口比重达12.6%时人均GDP均在2.4万美元以上,而中国仅1万美元。3)中国人口突破14亿人,但即将陷入负增长。任泽平的政策建议:1)尽快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让生育权回归家庭自主,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一是实行差异化的个税抵扣及经济补贴政策。二是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大力提升0-3岁入托率从目前的4%提升至40%。三是进一步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四是加强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权利。五是加大教育医疗投入,保持房价长期稳定,降低抚养直接成本。2)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打造高质量为老产品和服务体系,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一是加快推进国资划转社保补充缺口,推动社保全国统筹,发挥养老保障体系中第二、三支柱的重要作用。二是构建老有所学的终身学习体系,鼓励企业留用和雇佣年长劳动力,适时适当推迟法定退休年龄。三是打造高质量的为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体系。四是建设老年友好型社会。中金固收:渐行渐远的出生人口与房价 近日,中金固收也发布研报称,近些年我国人口数量出现了明显的回落。而根据目前已经公布数据的各省市出生人口情况来看,不少省市2020年出生人口大概同比下降20%-30%。理论上,人口增长,尤其是置业人口增长是支撑经济发展和地产需求的核心因素,因此如果人口趋势性回落,理论上未来购房需求也是回落的。但近两年,尤其是2020年人口数据下滑的背景下房价依然火爆,出生人口和房价形成鲜明对比。然而房价上涨势必会对居民购房能力造成更明显的挤出,从而进一步打压居民的生育意愿,压低出生人口数量。这种房价反噬出生人口也违背了我国坚持的“房住不炒”长期基本方针。因此,从政策的角度来看,如果看到出生人口下滑,但房价持续上涨,那么政策也可能会出手抑制房价,这也是近期各级监管以及地方频频出手打压房价,并且把推动公租房建设纳入“十四五”规划的原因之一。由于人口问题影响深远,如果出生人口数量仍将持续下滑,那么政策可能仍需发力进行应对。自我国坚持“房住不炒”的定位以来,政策持续发力严控地产泡沫化,尤其是今年以来部分城市如深圳、上海等房价上涨过快,地产调控也全面收紧,严防房价上涨。政策坚定压制房价,可能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人口下滑压力下,需通过抑制房价,降低居民的养育成本,这样才能提高居民的生育意愿。除严控房价外,政策可能仍需出台其他降低生育成本以及提升生育意愿的措施。近期已经有部分政策陆续出台,例如我国“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而全国人大也提出“清理各地不合时宜计生法规,停止执行过严处罚处分”。据此我们预计我国生育政策可能会进一步放开。此外,由于海外国家,例如日韩等较我国更早进入老龄化社会,其生育政策可能对我国有一定借鉴意义。总结来看,日韩的生育鼓励政策包含直接生育补贴、育儿补贴。针对住房问题的政策包括为低收入的新婚夫妇提供保障性住房,为多子女家庭提供公租房资源等;针对降低教育成本,日本提出幼儿园教育阶段免费,韩国免受低收入家庭的第三及以上子女的大学学费;针对降低生育成本,提出降低新生儿的医疗费用。此外,日韩还出台政策保护孕产期的女性在职场上享有应有的权益。尽管日韩生育政策并未提振国内出生率,但出生率下滑的斜率有所放缓。因此,日韩的生育政策可能也为我国后续人口刺激政策的展开提供了一些思路。整体来看,目前来看出生人口下滑的趋势已经确立,政策仍需及时发力应对。出生人口中长期下滑的背景下,地产的景气度可能也趋势性开启下行周期,目前人口和房价的背离最终也会因房价的回落而收敛。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