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樊胜美"冲上热搜!涉事公司:事发2019年 给了家属16万

  近日,“现实版樊胜美”一词冲上热搜第一   “樊胜美”原本是电视剧中的一个角色,在电视剧里,樊胜美是一家外资公司的资深HR,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父母的不公让她耿耿于怀,工作后更屡屡被兄长拖累,赚来的钱全填了家里的无底洞。   1月24日,《杭州和事佬》节目最新一期播出后,一位24岁女生的不幸遭遇和其原生家庭的冷漠令不少网友直呼,简直就是“现实版樊胜美”,而其父母在女儿意外遇难后要求公司赔偿41万,竟是为了给儿子买房攒首付的说辞,更是引发了网友的集体谴责。   《杭州和事佬》视频   女孩洛洛出生于1996年,2016年4月来到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担任美工,由于工作能力强,每月工资有一万多,前不久,公司还交给她一个新项目,希望提拔她。   虽然收入不错,但女孩2019年时,还用着妈妈淘汰下来的iphone6手机,其父亲也从2019年年底开始不断向其伸手要钱,开口就是1万、2万元,女孩就算储蓄只有7000元,她爸爸仍然要借1万。   认识洛洛三年半的好友称,从2019年年底开始,洛洛多次抱怨父母要钱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并透露自己从小被父母轻视,这些说法可以从她微博晒出的聊天截图中找到证据。   也是从这段时间开始,洛洛从乐观开朗的性格,变得抑郁,甚至产生了自杀倾向。2020年8-10月,她有过两次自杀未遂的经历,而让她产生轻生念头的原因,其好友称90%都是来自家庭,还有10%,是洛洛出事当晚与男友产生矛盾,情绪有点激动。   2020年10月17日凌晨,钱塘江涨潮,洛洛与男友闹矛盾后去江边散步,不幸被江水卷走,事后,传出“跳江”的消息。但警方称,从监控判断,洛洛不属于自杀,属于意外。   在节目中,公司负责人张总透露,在洛洛出事后,其父母多次暗示公司赔钱,还提出让同事捐款,这一提议被公司拒绝。但出于人道主义,公司给了6万元抚恤金。   没想到才过3天,洛洛父母反悔了,又找上门来,要求公司再补35万,加上之前的6万,一共41万,他们要拿这笔钱去给儿子,也就是洛洛弟弟买房子付首付。   公司负责人透露,其实公司为洛洛在内的员工都购买了保险,防止他们上下班上出现意外,这是一份雇主责任险,公司本来答应,将这部分保险公司赔给公司的钱也捐给洛洛父母,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   张总还晒出了洛洛爸爸发来的一条短信:   “张总你这边不出来好好谈,我会一直在杭州,每天去你公司,反正女儿都没了,我俩夫妻死也死在你单位里,说到做到,对我来说活着反正也没有意义了。”   可当得知洛洛父母对其的“压榨”和看到洛洛的微博控诉后,公司负责人有种被“骗”的感觉,于是他向相关部门和节目组寻求帮助,希望能曝光洛洛父母的行为,引发社会的关注,也希望能快点解决这个事情,因为对方继续闹下去会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结果在调解过程中,西兴派出所张所长对此的态度是,公司方面再拿35万不现实,应该让男朋友也适当出点。   洛洛和男友是同事,她出事后其男友主动提出离职。洛洛男朋友卡里有12200元,提出把12000元都给小蒋母亲,200块留作生活费,最后小蒋父母要了10000元。   张所长认为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对方父母“很善良”,这件事“谁都没有责任”。   可看到了洛洛微博的张总已经“清醒”,他坚持:“这个女孩太可怜了,我再赔,我都感觉我对不起她。”   调解会上,女孩的妈妈化了个全妆现身。   面对女儿微博的控诉,洛洛父母坚称自己对女儿心理状态并不知情,家人关系一直很和睦,不知道女儿具体工作,也不知道女儿单位在哪儿,只知道女儿每个月赚一万多元,还是全公司工资最高的,并强调是“工作压力大导致女儿情绪波动”。   结果公司调出了洛洛出事前三个月的考勤表,显示其7月份0小时加班、8月份2小时、9月份7小时,强度并未超过《劳动法》的规定。   洛洛爸爸为了说明自己对洛洛的培养,称“从3岁就让她独立”,幼儿园、小学都是让她自己去上学。   看到女儿微博和聊天记录,其父母还是矢口否认家庭给女孩带来过压力。   但在洛洛妈妈和洛洛弟弟的聊天记录中可以明显看到,她妈妈对女儿此前自杀的情况是知情的。   讽刺的是,在陈述需要赔偿的理由是,洛洛父母仍然句句不离钱,一直在强调培养一个女儿到24岁花了很多钱,女儿三年在公司也创造了很多价值。   在得知自己一方走司法途径也处于不利局势后,洛洛家属商量后还是坚持要求公司除开之前补偿的6万,再赔25万。   最后双方未达成调解,可能走向司法程序。   视频播出后,谴责洛洛父母的声音成了主流,网友们纷纷为女孩感到不值。   评论区还出现“翻车”迹象,不少人质疑民警和调解员的立场有问题,只求息事宁人成了“和稀泥”。 #p#分页标题#e#  对此,1月25日,《和事佬》官方号出面回应称,节目组是应洛洛生前所在公司的要求,希望尽快解决纠纷而进行调解,闹下去只会影响公司运作,最终达成协议肯定是建立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的条件下。   昨晚,微博上一位疑似洛洛朋友的微博账号发布微博称:“让逝者安息...”   “现实版樊胜美”?标签易贴,心结难解   杭州出现“现实版樊胜美”?   据报道,1996年出生的女孩洛洛在杭州工作三年,因心情不好,去钱塘江散心,遇到涨潮意外去世。   事后,公司对家属补偿了6万元,但其后,父母索赔41万元。而公司通过社交平台声称,洛洛的压力来自父母,“要给妈妈买新款手机,要给爸爸钱”,公司方面称洛洛父母向公司“敲”一笔钱是为了给儿子买房付首付。   这起悲剧,让人五味杂陈。洛洛是不是又一个可怜的樊胜美?标签易贴,心结难解,一时间让人无语凝噎。   从媒体呈现的内容看,洛洛过得确实不开心,她缺爱,她无助,她过得很苦,长期处于心灵的挣扎之中,一腔怨愤只能诉诸无人倾听的社交平台。而同时,她父母跟她交流不多,精神上的帮扶不多,物质上的“索取”不少。   死者长已矣。洛洛父母已陷入绵绵悲痛和无尽自责之中,对于围观者来说,无需再对他们进行道德上的批判,因为他们已经受到“惩罚”。   反刍此事,当有三个维度。   一个是,家长要关心孩子飞得高不高,更要关心孩子飞得累不累。   为人父母,哪有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但是,与其关注孩子收入有多高,不如关注孩子开心不开心,多倾听,善于捕捉孩子的情绪变化,才能帮助他们走出人生的滩涂,渡过精神危机。   再一个是,家长要多向孩子示爱,少向孩子索取。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尤其身处大城市,很多年轻人表面风光、背后沧桑,他们太难了。当父母的,一味向孩子索取,只会加重孩子的生存苦境,乃至逼他们走上不归路,最终酿成难以挽回的人生苦酒。   最后一个是,家长应一碗水端平,像对待儿子一样对待女儿。   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如果非要认为女生长大后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那无疑身体进入了21世纪,脑袋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如果无限“盘剥”女儿以供养儿子,结果只会害了女儿也害了儿子。   有专家寄语广大家长,“要在孩子的精神世界里,去架起一座桥梁,给孩子更多的情感支撑,感知他(她)的感受。”   诚如斯言!走进孩子的世界,孩子获得尊重,才能得享尊严。   面对一些悲剧,我们更需要揽镜自照,多一些反省和反思,要“审判”人性,更要审视内心。   孰是孰非   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只希望女孩在天堂不会再忧伤   一路走好!   节目最后双方未达成调解。   1月27日,女孩所在公司向九派新闻表示,事情已于2019年11月解决,公司总共给了其家属16万。 (责任编辑:admin)